大二的时候,一个不小心就进了院队。首先,我们学院足球队是小组赛被虐的,但是08届人才备出,有两支球队进入了新生杯4强,而且07电联是学院的冠军,实力不容质疑。就在大二的第一届院际足球赛中,我们集训了几个月,但是腹股沟拉伤不能上场,还间接导致了3,4名比赛中被理学院连扳3球逆转,毕竟这些已经过去了一年了,就不多说了。
现在大三的第二届院际比赛,在开始时的几天才收到通知。沿用了上一年的阵容,毫无疑问也是奔着冠军去的。小组赛前二场全胜,已经与理学院提前出线了,由于SB赛制的关系,出线球队的对阵已经确定了,所以小组第一是没有意义的,然后第三场当练兵输了2:3,这些就没什么好说的,已冠军为目标的球队小组出线是正常的。然后在8强中对上个食品与轻工学院,在赛前我们还在讨论决赛那天与移动的面试冲突,怎么知道这就是我们最后一场院赛。
对于过程,没什么好说的,前5分钟被进一个球,然后我们全场压制,机会是一大堆,就是半场攻防。上半场追平,然后就在不断的浪费机会,下半场结束前就有一个1米内的空门踢高了,神马人品啊。在加时赛阶段我在冲顶的时候,有人在下面升起来,用额头撞我的门牙。立刻血留满口,对主额头上多了两个洞,最后去了校医院。搞到今晚吃唔到饭,只能去喝粥。最激气的是他们踢少一个人,在加时的最后一分钟进了我们的球门。请允许我描述一下那个绝杀,他们快攻2打3,有一个人想射门,我左后卫出脚挡了一下,球滚到另一个前锋脚下,然后我们的另外两个后卫关门,卡住位置,左后卫位置比较近,想解围,怎么知道门将说了一句“清出去”,然后中卫情急之下撑了一下,还放倒了左后卫,球往球门右下角滚过去,门将勉强用手挡开,尽然挡到了对方的前锋脚下,一脚射门,挂网进。
经过这场失利,再一次证明了足球是圆的。就像弗格森在诺坎普2:1逆转之后说了一句:Football. Bloody hell.我觉得没有其他语言可以描述我现在的心情,足球可以在欧冠决赛上演这样的奇迹,所以在院队比赛中出现实属正常,只是心有不甘而已。
决定大四不再踢院队了,谨以此记录最后一场院队比赛,多少年后的我再回望时,希望不仅仅只有我写这文章时的郁闷和无奈。

更多